欢迎登录:河南张仲景医药物流有限公司 [ 官方网站 ]
  • 1
  • 2
  • 3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地址:郑州市管城区金岱工业园文兴路22号

电话:0371-53382325(唐经理)

邮箱:hnzzjyywl@163.com

传真:0371—69329991

邮编:450004

新闻介绍

全国人大代表孙耀志谈医药企业责任与发展

文章来源: 宛西制药浏览次数: 553次时间: 2013-03-12

    3月8日11时,全国人大代表、宛西制药集团董事长孙耀志做客人民网,就“医药企业责任与发展”相关话题,与网友展开交流。

【嘉宾简介】
  孙耀志,男,汉族,1951年8月出生,1968年3月参加工作,1968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郑州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毕业,专科学历,高级经济师,原籍河南省内乡县余关乡,现任河南省宛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先后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第二届全国中药行业优秀企业家”、“河南省医药管理局局级跨世纪学术、技术带头人”、“河南省优秀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当选为河南省九届人大代表、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首届中华时代十大新闻人物。

【企业简介】
  河南省宛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宛西制药)是一家地处医圣故里的大型现代化中药制药企业,拥有“月月舒”、“仲景”两大中国驰名商标,生产以仲景牌六味地黄丸、逍遥丸、月月舒牌痛经宝颗粒为主导的系列中成药,是全国最大的浓缩丸生产基地,企业多年名列中国中药企业50强。



点击图片链接到 人民网访谈节目 宛西制药董事长孙耀志

[人民网]:全国人大代表、宛西制药董事长孙耀志做客人民网访谈,围绕“医药企业责任与发展”这个话题与网友展开深入交流,敬请期待。
[11:26][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人民网健康频道的两会访谈节目。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宛西制药董事长孙耀志先生。请孙总谈一谈有关医药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孙总您好,欢迎来做客人民网,和网友打个招呼。[10:50]


[孙耀志]:各位网友,大家好。[10:51]


[主持人]:孙总您好。首先祝贺您连任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您这次已经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了,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因为我知道连任三届的代表不多。[10:53]


[孙耀志]:对,我是十届、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当三届人大代表,人大代表不但是一个职务、最大的荣誉,更重要的是承担更大的责任,责任更大。因为它能把我们基层的声音,好的方面带上来,存在的问题、不足给国家反映上来,能够参与国家的大事,制定国家的发展战略,这是人大代表最大的责任,责任重大。[10:54]


[主持人]:今年您带来了哪些议案呢?和往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10:54]
[孙耀志]:今年我当了三届人大代表了,从十届、十一届,我带来关注三农的问题,关注城镇化建设问题,因为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我提到中医药发展问题,中医药今后的开放问题,老中医的坐堂问题,不管议案、建议,都得到全国人大各级部门的重视,对我是一个支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我是在商不言商,我提了两个建议,一个是关于我们国家加大支持力度,我国县域经济发展的建议。第二个就是加大投资力度,支持我国县级高中教育的发展的建议。[10:55]


[孙耀志]:这两个也是相互有连接关系的。我们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今年都35年了,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十年,我们中国改革开放35年来,或者十年来,或者五年来,做了非常大的贡献,中国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改革开放30多年来了,取得了很多的成绩,但是也暴露出来我们存在很多问题,就像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现在由于我们改革滞后,或者因为我们政治体制的原因等等原因,我们现在改革步子放慢了,已经出现了公平公正问题、分配不公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城乡差距问题、腐败问题等等。[10:58]


[孙耀志]:这次我为什么提到县域经济,30年来的改革,或者十余年来的开放,城市越来越大,楼房越来越高,越来越漂亮,带来我们上班也好,乘车也好,空气也好,PM2.5也好,我们四个直辖市,我们31个省会,包括我们河南,我们18个省辖市,建设都非常好。但是我们那儿有13县市区,河南有150多个县,中国2300多个县,除了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东部发展县域经济非常好,但是我们中部,我们西部,县域经济发展,我感觉到没有和我们中国改革开放35年来同步。[10:59]


[孙耀志]:这样我们中国要达到党和政府提出2020年全面实现中国小康社会,中国2300多个县,可以说80%的人在县一级,如果解决这个问题,党和政府如何能把县域经济作为最基础的,加大投入,发展经济,这样对我们县域,城镇化也好、工业化也好,农业现代化,包括信息化,尤其城镇和,城镇化可不是我们城市化,城市化越大,对我们的生活、对我们的社会、对我们的生态带来的冲突太大,以及环境,所以,如何发展县域经济,国家要把这个列入我们党和国家的大事来抓。我们各种小型城镇发展,国家如何在政策上,在税收上,在金融上,在人才培养上,现在我们大量的人才,像我们去年考上北大清华的有七个,能回去吗?回不去。为什么不回去?你县域的条件,和北京条件比比,一样不一样。但是如果都到大城市来,农民工都不就地转移,不在当地就业,不发展民营经济,都在大城市,能生存下去吗?你给他三千块钱,就是给他五千块钱,他能买房吗?这就是如何看待我们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现在过去追求的GDP,城市化也好,搞的形象工程也好,实实在在地提高我们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我们工作生活条件,县域经济是基础,是我们国家经济的基础。这个要发展。[11:00]


[主持人]:如果县域经济发展好了,当地的经济和大城市比,它的差距小了,平衡了,所有的人就不会往大城市涌。[11:01][孙耀志]:农民工也不会跑几千里去打工了。[11:01]


[主持人]:人民的幸福程度也提高了,压力也减少了。我也注意到您刚才提到除了县域经济这一个议案之外,您还关注到县级高中教育发展的问题。我觉得作为一个医药企业的领导,来自医药企业的人大代表,您关注教育的话题也体现医药企业社会责任,您为什么会关注到县级高中教育这方面问题呢?[11:02]


[孙耀志]:因为我是1985年当厂长,在1986年对县级高中考大学方面,我给他们非常多的支持。奖学金也好,教学金也好,包括当地的大学也好,包括全国中医药大学,都有。尤其对高中孩子们考大学的时候,我给他们送的药,送了几十年。但是我感觉现在我们国家教育,因为我们国家实现了九年义务教育,九年义务教育,孩子6岁上学,小学六年、初中三年,九年是从6岁到15岁,刚刚15岁,我们的高中教育是这样,高中教育不是义务的,一是学校少了,二是学费问题,生活费问题,我们存在着拿不起了。[11:03]


[孙耀志]:因为就西峡来讲,西峡在河南经济中间,县域是非常好的,我们河南150个县,我们西峡县排在河南前六十名,我们西峡的市民收入,无论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我们西峡的高中考取北大、清华,每年考上7个。但是我们西峡只有36个初中,在初中的时候,有六千个学生,到高中的时候只收了1500个,四分之一,20%几。那四分之三到哪里去了?15岁的孩子们能干啥?他辍学之后干什么?所以,我对高中教育进行调研,我们的环境也好、不公平也好,税负过重也好,对于教育来说,我们西峡,我到高中和高中的校长、教师进行调研,像我们的经济条件非常好的县,初中学生都上不了高中,其他的县呢?经济欠发达县呢?[11:04]


[主持人]:可能情况更差一些。[11:04]


[孙耀志]:我们国家2300多个县,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像西峡县这样的能占多少?是40%还是20%,如果不把县级教育搞好,我们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也好,孩子就地就业也好,我们人口素质也好,现在到21世纪,我们现在都是自动化程度了,都是计算机管理了,他初中毕业怎么能是一个现代社会的人员,他的素质行不行,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这次来,我提的建议也好,对各家媒体,我是呼吁这个事国家该重视了,我们发展很快,但是党和政府有不足,对县域经济,对民营经济,尤其我们最近这几年倒退的问题,国进民退的问题,这个县级教育搞不好,包括县里的民营经济搞不好,是连贯的。所以我提了这两个。[11:06]


[主持人]:我知道您刚刚获得了河南省2012年经济年度人物,在这个背后,我们企业肯定是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和付出。尤其我看到一个数据,我们上缴利税累计超过十亿元,累计的慈善事业的捐助超过了五千万元。作为一个医药企业的领头人,您是如何看待我们对慈善事业的投入?[11:10]


[孙耀志]:我是2012年度我们河南年度经济人物,河南是十个,我是第一个让我上台发言的。我今年62岁了,从毛泽东时代,1968年当兵,我当过农民,当过工人。这次能评上2012年度河南年度经济人物,是我们河南省第一批推荐我的,就是我的纳税,我连着几年纳税纳了超过两个亿,再一个我安排就业,我除了带动4600万农民搞基地,我搞的香菇酱,带动我们西峡十万果农,现在我们出猕猴桃,除了经济效益,还有社会效益,几十万由粮农变为药农,变为菇农变为果农也好,都是我的第一车间。我现在还有一万多名工人。河南两个税务部门推荐我,经过层层考核。作为慈善来说,从我1985年当厂长,1986年设奖学金,为高考的孩子发健脑的、调整情绪的,感冒发烧的药也好,几十年来,除了在西峡,在南阳、郑州,在全国十多个中医药大学都设有奖学金。我觉得这是应该做的事情,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应该承担社会责任,我们应该回报企业。企业最终做大,是社会的。企业如果不去承担社会责任,不去回报社会,我们现在出现的食品、药品的不安全问题,监督问题,这是一个对社会危害的产业,如果我们发展经济,市场就是要公平竞争、法治,做慈善,我在很多场合基本都不讲的,是应该这样。包括前些年金融危机,很多地方裁员,我不但没有裁员,我每年还大量投资,我每年还在招收起码两千人,高中毕业也好,大学毕业,到我这个集团来,因为我的产业不断地扩大,不断地投资,这是我的责任。我们郭庚茂省长说在这个时候,你每年要扩大投资,还招收二千多人,不但省长要感谢你,我代表省政府、代表河南人民感谢你,这是省长的原话。[11:11]


[主持人]:当地一个企业做好了,不仅仅对当地的经济做了很多贡献,而且对当地的就业,民生这方面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你安排很多人就业,就为当地的社会稳定起到很大的作用。[11:11]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不仅仅做慈善,是企业家和企业的一种社会责任,包括像咱们最基本的不做假冒伪劣药,生产好的药也是咱们作为制药企业一个最基本的社会责任。近几年来,关于这些药品出问题,假冒伪劣,包括像以前出现的毒胶囊的事件,这样的事件越来越多,大家发现每出来都像一个炸弹一样,让人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事情。我知道,咱们宛西制药一直都是秉承药材好,药才好这样一个理念。确实要真实地做到真才实料,而且还要是好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宛西制药是怎样做到的?[11:11]


[孙耀志]:宛西制药是1998年建立基地,建立之后我们提出药材好,药才好。药材好、药才好,在各种媒体上都有,这是一个社会承诺。我们又提出了“三老”放心,让老中医放心,让老百姓放心,让老祖宗放心。但是作为我们企业来说,首先作为我这个企业,我是法人,从我做起,除了我自己要遵纪守法,我要求我的员工要遵纪守法,必须对社会负责,对我们广大用户、对人民负责,做药材,做中成药,做健康食品,在全国来说,到目前为止,真正建立中药材基地,就我一家,但是现在也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政府的管理不到位,或者政府失去公平,用好的药材,和不好的药材,价格都没有区分。再一个对药品市场,对这个行业,对不遵纪守法、危害人民生命健康的如何打击它、处理它,政府管理不到位。如果管理到位,我们不是这样,中国不是这样的。这就是我们政府的缺位或者政府的失职渎职,对人民的生命健康,没有尽到责任。所以,我在人代会呼吁这个事。有政府责任,但是也有我们企业的责任。不管是药品、食品,有一害群之马,这害群之马如何打击它?揭露了黑名单,这个企业就应该破产到底,这个老板这一生就不允许做药品、食品。因为市场经济是公平的,公平是按法制规则办事的,如果不按法制规则办事,就要处罚你。我们国家奖惩不严明,好坏不分,造成这样。[11:12]


[主持人]:打击力度到位,对于咱们这些真正的生产好药材的企业,这些方面您有什么建议吗?[11:12]


[孙耀志]:目前中国的医药企业几千家,要不要这么多?我们几千家生产规模,不如美国一个企业生产的规模大。小、散。工厂小,所以有时候做假药。美国4亿人,两百多家药厂,中国现在13亿人,中西药,包括生物制药,五千家药厂左右,要不要这么多?真正五千万以上或者超亿的企业有多少个?非常简单。安排工人就业,每年上缴国家税收,政府为什么不这样去做,我们的官员在干什么。[11:13]


[主持人]:现在有新版GMT出来,在这个过程中会淘汰掉一大批小散差的企业,新的GMT的实施,对于整个产业的发展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吗?[11:13]
[孙耀志]:一是要管理部门下决心。今年我见到桑国卫副委员长,他提到过,应该把中医药的政策,国务院应该下决心,对弄虚作假的手段要进行整顿。作为我们医药的主管部门,现在也非常为难,多种历史原因造成这么多的企业,一是资金投进去了,二是投入人员,还有地方的保护。你要砍掉,他有失业问题,社会稳定问题。国务院下决心、政府下决心,一个行业承担不了这个责任的。我们早整顿,早点抓大放小,大企业整合,确实不行的破产一部分,必须要管理好。将来也不浪费资源了。这不是我们中国独有的,无限地采会破坏生态。包括生物制药也是这样,如何保护我们现有的资源,生产出最好的产品。还要为13亿人服务,还要保护我们长治久安、国家长期持续发展,资源问题、环境问题。这是个大问题。[11:14]


[孙耀志]:通过这些政策法规这方面的努力,让我们整个产业进行集约化的发展,才能更加高效地来生产,生产出更加优质的产品,为大家服务。[11:14]


[孙耀志]:我从去年11月中央十八大的召开,包括这次再过两天选新一届的政府,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要加大我们国家改革开放步伐,相信我们一定要加快中国法治步伐。从民治到法治,那就是公平。相信我们的产业会越来越好,不管政治环境、社会环境,也会越来越好。一是我们有信心,二是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遇,第三个就是我们的责任。必须做好,承担我们的责任。[11:15]


[主持人]:宛西制药经过了30多年的发展,现在形成了大健康的产业链。了解到,我们企业有六大板块:中药农业、中药工业、医药商业、中医药医疗、养生健康食品,这六大板块当中您比较侧重于哪个方面?[11:15]


[孙耀志]:七八年间,我们才开始成立中药工业,一个小中药厂,到1998年建成了中药农业,2004年搞中药商业,现在将近300家店,去年收入是12亿人民币。我们在中药大药房里面还有老中医坐堂看病。2008年搞中医大厨房,利用西峡的香菇做香菇酱,我们去年投两个亿,把单品种做到20个亿的产能。现在更主要的是我们利用我们中医文化,既是我们的文化优势,又是资源优势,老祖宗留下最伟大的,中医不是西医光治病,中医是从防病,让你不得病、少得病,防病到治病,到养生康复。第五个板块、第六个板块:中医医疗、中医养生。张仲景医院、张仲景养生院。我从2011年开始,跑到我们的东北的漠河北极村,又到我们海南的三亚,我们建张仲景医院、张仲景养生我们按照一年四季气候的温差。我们到北极村,夏天最热的时候,河南最高温度不到20度,冬天北京、河南零下5度,北极村零上25度到30度,我们如何把这个搞好,把中医的伟大、精华用上来,所以,我们在医疗上,搞医院养生。[11:17]


[主持人]:咱们现在张仲景的养生院主要做一些什么样的研究?为哪些人群服务的?[11:17]


[孙耀志]:有中端,有高端。在北极村,在三亚,是为高端人服务。从防病,从疗养,从康复。在南阳,为大众人服务,既为大众,也为高端。[11:18]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我们还有张仲景的医院,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现在这个医院的运营情况怎么样?在不在您的预期当中。因为现在有很多人反映,尤其是有办民营医院的院长或者投资者,他们有所反映,现在民营资本办医遇到很多的难处,医院不论是在发展还是维持现状方面都有很多的困难,比如遇到人才问题,融资的问题,还有面临的比如说公立医院扩张对于企业医院或者是其他民营医院的挤压的问题。咱们医院运行情况如何?有没有遇到这方面的问题?[11:18]


[孙耀志]:我现在是刚刚起步,真正到运行当中还没有,就是在建设阶段,一直在规划,一直在建设中间。现在我们国家前几年也提,应该说从2011年到2012年,我们从国务院,包括我们卫生部已经提出,不但国家资本办医院,还要让民营资本、外资资本进来,在投资方面、资金方面,这两年国家办医院是一项政策,现在的环境比两年前要好多了。一个是国家重视了、支持了,政策放开了。第二个我们办医院的这些人们,必须一步一步来,要吸收好的医生,如何不开大处方,减少抗生素,这是我们医院的职业道德,所以,既有党和政府支持力度不够问题,支持力度够,我们这些民营医院,最近媒体也报,有些民营医院急功近利,夸张也好,有责任,食品行业也是这样,这都是双重的,国家扶持了,国家给你好的环境了,你自己如何经营,你自己如何遵纪守法,按照职业道德、医疗道德去做,这都是一种责任。[11:19]


[孙耀志]:我相信我们中国,随着我们党和政府的政治改革也好,经济体制改革往前进步,完善法治社会的法规程序,社会资本进入民营医院,进入养生也好,中国未来,现在我们13亿人中已经有2亿人进入老年社会,咱们都有家庭,将来靠国家的资本办医院、养老院,远远不够,靠我们家庭四个老人、两个孩子、一个小孩,家庭养老是有一部分,但是大中城市的人还是要靠公立、民营的医院养生解决一些社会问题。我想现在国家、党和政府已经意识到了,如何去做好,刚才你说的在金融上如何去扶持它。我建的医院、养生院,四大国有银行、大的民营银行都照顾我们,想给我们投资,已经有这个好的势头。[11:20]


[主持人]:咱们宛西制药做得比较好,所以,可能在资本这方面,就没有像其他的民营医院那么发愁。咱们有没有遇到人才的问题呢?就是我们医院在筹建的阶段,肯定要招很多医生。公立医院的医生有事业编制,可能不愿意跳出那个圈子到企业医院或者其他民营资本的医院里来,怕失去这个身份以后回不去了,或者以后的待遇方面出现差别之类的,咱们有没有遇到这个问题?[11:21]


[孙耀志]:这个我们已经考虑到了。我们把我们的医院建在,除了在南阳,北极村也好,三亚也好,过去我们在宛药实行的奖学金、助学金,针对一些重点大学,对于中医药的硕士、博士,在几个大城市,在北京、上海。再一个,我们把我们的研发中心,宛西制药的研发中心,北京有一个、上海有一个,郑州一个,我们张仲景国医馆在郑州,在三亚建的医院,在北极村建的医院,这是我们所有的资源,在全国有大的中医院,这是利用社会的资源,名老中医,我们已经从2012年开始培训,中医药大学硕士博士毕业的来到我们企业之后,送出去,在大医院跟师拜师学艺。养生院也要配套,湖南长沙的高级护理,不光是医疗护理,心理方面老年人也需要,再一个北京吉利大学健康学院,高考的大学生中间,他的学费、生活费我们来资助,三年后、四年后我们自己还培养一批,再有社会的一批。我们在筹划医院的过程中,已经着手人才问题了。[11:23]


[主持人]:您刚才说的那些东西,给其他的民营医院作为一个建议,就是我们人才的来源,不一定完全只盯着从公立医院那边挖人,我们可以更远期地着手,从医科学生培养起,培养人才的雏形。[11:24]


[孙耀志]:为培养这些学生们,一年拿好几百万人民币。[11:24]

[主持人]:因为我们的医生是非常稀缺的人才。每天的门诊量都非常大,一个人可能一天要看几十个病人,甚至更多的病人,所以培养出更多的医生,给老百姓做了一件最大的实事。

[11:25][主持人]: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对今年的政府医改工作提出了一些建议,包括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基层的医疗机构的运行新机制,还有加快公立医院的改革,鼓励社会办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的发展,健全全民的医保体系,还有包括20种大病进入保障试点工作当中来。种种的这些方面,您是最关注哪个方面,有什么建议?[11:25]


[孙耀志]:我是搞中医药的,我是中医药企业的老总,现在搞健康食品医药,商业医疗养生,我认为,中医药的伟大,就是刚才上面我讲的,我们国家如何对中医药加大扶持力度。当然国务院在2001年,2010年26号文件,有这些文件,力度还不够,现在要求每个县有一个中医院,一个社区要有中医科室,我觉得还不够,必须在投资力度上,在基础设施上要加大。张仲景的中医思想,包括黄帝内经也好,中医最伟大的是防病到治病,到康复,我们是13亿人,党和政府又把我们13亿人纳入全民医保,全民医保如果都是用西药,得病就治,花的代价太大,如果从防病来说,中药老祖宗理论上,尊重大自然,不要违背大自然,按照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北京这个气候、北京这个天气,我们都减少我们的飞机排量,人如何尊重自然,在生活规律中间如何防病,少得病,不得病,得病以后用中药,中药的成份低,而且有效果,尤其在康复者方面,老年的疾病,中医也好,包括针灸也好,推拿也好,西医是解决不了的。当然我们西医是解决了急性病、做手术,如果加大中医中药的扶持力度,再回过头来讲,我们在1840年前,中国炎黄子孙有没有西医西药,有没有生物制药?没有。中医中药的市场份额占的比重,国家要提高,提高以后,一是给人民减少痛苦,第二个是减少我们国家财政的成本。所以如何加大扶持和支持我国中医药,为我们13亿人造福,下一步中国政府强大以后,我们中医药走向世界,为世界人民服务。这是我最大一个建议,也是一个梦想。这几十年弘扬中医文化,包括现在我自己企业拿钱来拍张仲景电视剧,希望我们政府能在这方面加大投入,加大扶持力度。[11:27]


[主持人]:今年我们很感谢孙总做客人民网,就他关注的县域经济的问题、县级高中教育的问题,还有他身处于医药企业,中医药企业发展的问题,跟网友进行这么多的交流,也对这个产业的发展提出了这么多的建议。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结束。希望宛西制药,还有其他的一些像宛西制药一样致力于中医药、民族医药发展的企业,在未来的道路上越走越好,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结束,谢谢各位网友的观看,谢谢孙总,下期再见![11:27]

版权归属:张仲景医药物流  站长信箱:hnzzjyywl@163.com
网站备案:豫ICP备17030734 技术支持: